当前位置:主页 > 聊天攻略 > 情感故事 > 正文

半条街酒楼的酒杯全得跳起来求饶!疤棍一扬脸,冲我说

作者:雨萱 发布时间:2020-12-23 15:44:00 本文有16个文字,大小约为1KB,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 阅读次数

信不信,老子只要跺一下脚,这半条街酒楼的酒杯全得跳起来求饶!疤棍一扬脸,冲我说。

我跟疤棍是同学,因了这层关系,我就开了句玩笑,说疤棍你要一跺脚,准得栽!

话没说完,衣服一紧,有人从背后拎住了我,怎么跟疤爷说话呢?

我还没明白过来咋回事,疤棍手中的金属拐杖一点我身后,下去,他想跟我怎么说都行?

我小时候救过疤棍,所以他这会儿没翻脸,不过疤棍没了喝酒的兴趣。你小子,以后少跟我提栽字!

疤棍出道以来,就栽过一回,两帮小混混斗殴,疤棍的一条腿废了,不过,他的刀也准确递进了那边老大的肺部。

都没死,坐了十年牢出来,疤棍架着一副金属拐杖继续做老大。那个老大不做了,冰凉的刀子插进胸膛的滋味并不好受,算是归了正。

我咧了嘴赔笑脸,不提,一定不提!

疤棍的手下,那个拎我衣领的人饶了一句舌,你以为眼下这座小城还有人值得疤爷跺一下脚吗?告诉你,能让疤爷用拐杖指你一下,你都要倍感荣幸!

被人用拐杖指着是很受侮辱的事啊,咋要感到荣幸呢?混账逻辑啊这是!我等他们走后喃喃自语。

当然是混账逻辑了!闷子给我递过一杯茶说。闷子是疤棍的司机,这会奉命送我回去,疤棍这人,怎么说呢,腿丢了一条,江湖规矩却没丢,怎么请我来的怎么送我走。

我很奇怪,问这个闷头闷脑的年轻人,你为疤棍做事,还敢说他混账?

闷子拿眼望一下我,不吭声了,显然他在估摸我和疤棍的交情。

我拍了拍他的肩,意思是让他放心。

闷子脸上皮肤松了一下,显然是搞懂了我的暗示。

一个人,不把女人当人,你说是不是混账?过了一会闷子小心翼翼地问我。

那要

信不信,老子只要跺一下脚,这半条街酒楼的酒杯全得跳起来求饶!疤棍一扬脸,冲我说

看什么样的女人了!我沉吟了一下回答。

 

闷子低下了头,好一会才轻轻吐出一个字——鸡!

我一正脸色说闷子,应当说是为生活所迫的女人,叫人家鸡,本身你自己就没把女人当人!

闷子抬起头,眼圈红红的,到底是搞学问的人,谢谢你为她们正名!

谢我正名?莫非,闷子对这些女人中的某一个有好感?

你是说,疤棍不把她们当人?我联想起闷子先前说的话来。

是的,疤棍拿她们当畜生呢!每次叫了小姐不让我们手下走,要人家当面和他做,谁不听话就挨打,用拐杖抽人家大腿。

闷子停下来,点上烟,手抖了抖说,其实她们也挺可怜!

怕可怜就不该挣这份钱!我苦笑了一下,这小伙,闷是闷了点,还没失人性。

可我们是无辜的啊!闷子忽然又来了这么一句。

我决定调侃闷子一句,怎么无辜啊,免费亲临现场看A片,多少人梦寐以求呢?

你不知道的!闷子忽然火了,看也就算了,他还要我们在一边笑!

在一边笑,疤棍这不是变态吗?我一愣,忽然没心思调侃了,变态是一种社会隐患呢?他的危害性,不是简单的社会治安那么简单的!

你笑了?我小心翼翼问了闷子一句。

没,一回也没!闷子说。

我再一次拍了拍闷子肩头,以示嘉许。

可是,他说了,以后再不笑,就打断我一条腿!闷子如释重负吐出这么一句话来,呼了口长气,显然这话压在他心头很久了。

以后是什么时候呢?到了以后再说吧!我安慰闷子。

闷子的手机就是在这会儿响的,时候拿捏得很准,车刚好把我递到家门口。

迷迷糊糊我听闷子说了句,好的,疤爷,我马上到绿岛来!绿岛是小城最有名的娱乐城,那里的小姐也最有名。

我刚才喝得有点高,回了屋,往沙发上一歪,就打起了呼噜。

当然,还做了梦,梦里的疤棍气急败坏拿拐杖代脚跺地面,身子一倾斜,人栽了下去。

嗬嗬,我在梦中笑响了几次,我说疤棍啊疤棍,咋没见哪些酒杯跳起来求饶呢?

第二天醒来,我下楼吃早点,顺手买了张晨报,居然我看见了疤棍,疤棍很没有形象地跪在一个人面前,那人影面部进行了处理,怎么看怎么像闷子。报纸上说,疤棍死了,是跪着死的!

咋回事?我在看守所探望闷子时问他。闷子说,不是我,是他自己跺了一下脚!

跺一次脚就送了命?我很好奇。

他跟女人做那个,要我笑,我不笑,他一气之下拿拐杖跺地面!闷子看了看我,眼里发光,那拐杖,金属的,杖尖上套的塑胶筒穿了,刚好跺在一根破皮的电线上,电流一冲上去,人就栽了下来,偏偏头又撞在茶几上。

就跺了一下脚这么简单?我问。对啊,就跺一下脚这么简单!闷子咧了下嘴,却没笑出来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半条街酒楼的酒杯全得跳起来求饶!疤棍一扬脸,冲我说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oushines.cn/qggs/34558.html


情感故事 又有一名女子,主动跑来跟我说她要离婚,夫婿跪求于她,她仍然坚持要离

又有一名女子,主动跑来跟我说她要离婚,夫婿跪求于她,她仍然坚持要离。隔了几日,另个朋友告诉我,她说先生要求离婚,她跪着求对方,也挽回不了婚姻。一个故事,黑白截然不同的版本,却……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