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聊天攻略 > 情感故事 > 正文

想起她那无助的眼神和胸前一小片儿被奶水浸湿的上衣

作者:白云 发布时间:2020-12-23 15:15:03 本文有16个文字,大小约为1KB,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 阅读次数

我常常想起阿冰,想起她那无助的眼神和胸前一小片儿被奶水浸湿的上衣。其实,我俩只见过一面,同是被电台请去一起做节目的嘉宾,而不是求助者。

那年初夏夜晚,天津电台《三个女人一台戏》节目组准备播出一期“离婚 话题”,请到面临离婚的少妇阿冰、我和电台播音员三人就有关离婚前后的

想起她那无助的眼神和胸前一小片儿被奶水浸湿的上衣

心 理调试、应对措施、“情感戒毒”等话题展开讨论。为了便于称呼,编辑让我们在节目中称这位少妇为阿冰。 •

—、银灰凌志

阿冰30出头,皮肤白皙,身材适中,一双又大又黑的杏核眼镶嵌在一对浓密、规整的弯眉之下,看上去任性而又天真,像一块掉进灰里吹不得、打不得的豆腐,是个让男人看着心疼的女人。如果不是编辑开门见山地说出本期节目意图,很难让人相信她与“离婚”二字有瓜葛,而且遭遇两次。阿冰很爽快,在J;播前的候播室里,毫不掩饰地向我诉说两次婚姻失败的经过,一再感慨:“为何受伤的总是女人?” ~

10多年前,我毕业于南方一所著名的建筑工程学院。学工科的女生本来 就少,长相好、又来自大城市的自然更少。人学不久,就成为男生追逐的目标,我很得意,因为在一个多梦季节,女孩子都以有多少男生献殷勤来证明自己的魅力。为了平衡“情敌”之间关系,在没看出他们的发展潜力之前,我尽力与其保持一定距离,不远也不近。

大二寒假,在返校火车上,我结识了一位路人,此人见多识广,闲谈中我 随口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学校。下车时,路人执意帮我提行李,出了站,拦下一辆出租车,不由分说把我塞进去,随即交给司机一张50元抄票,礼貌地说了声:“走好,再见,。”万万没料到,几天后,他竟开着一辆银灰色凌志来学校找我。10多年前的私车还算稀罕物,他的到来在校园中引起注目。这时我才知道,他叫张宾,是一家装修公司的小老板,经常往返于两座城市之间。此后 张宾不断带我去歌厅、酒吧、西餐屋、高尔夫球场,使我成了学生中的“贵族”,着实风光了3年。毕业那年,未曾去单位报道,先和他举行婚礼。那场面和气派,令那些没有感情着落或正为买房发愁的女友羡慕不已。

婚后不久,我发现俩人根本合不来。首先是生活习惯不同,他喜欢昼伏夜出,喜欢场面上的虚荣、热闹,三天两头攒饭局,天天带回一身酒臭气,.说是业务需要,实则结交酒肉朋友,还经常让我作陪。开始我还觉得新鲜,后来就烦了,不愿再去。他不干,嫌我不给面子。我很恼火:“谁有耐心陪你那群满口脏话、满肚子荤段子的秃神瞎鬼!瞧他们那倒霉模样,开始还能装正经,酒过三巡丑态毕露,令人恶心!”张宾也不示弱:“什么?跟我玩儿清高?别忘了,你不就是在我三天一小宴、五天一大宴的酒臭气中熏出来的么?别以为多读几天书就了不起了,实话告诉你,自打第一天看见你,我就没把你那点儿学问当回事,不过是想拿你的身份和那块大学牌匾给我壮门面罢了。其实,话又说回来,人活着不就那么回事吗?别看你们读书人表面上比我们粗人体面,可关了灯、脱了衣服,干的还不都是一码事,嘿嘿黑……”我实在无法忍耐他的粗俗无理,几年后,头也不回地走了,好在和他没孩子,没什么可牵挂的。我的第一次婚姻就这么结束了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想起她那无助的眼神和胸前一小片儿被奶水浸湿的上衣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oushines.cn/qggs/34302.html


相关文章